欢迎来到百家了7囗公式--Welcome!

网站地图  |  XML地图

.

工程案例

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每克2万元 鸡血石卷起陕西旬阳石头风暴[组图]

发布时间:每克2万元 鸡血石卷起陕西旬阳石头风暴[组图]

  据新闻晚报报道,因内蒙古巴林、浙江昌化、贵州寿山这三大鸡血石产地的鸡血石资源临近枯竭,陕西旬阳近年来成为国内目前储量最大的产地。在游资和藏家的追逐下,当年被人弃于路边的旬阳鸡血石横空出世,曾有苏州藏家以2万元每克的“天价”,买走了一块88克重的石头。尽管如此,这些疯狂的石头的价格依然看涨,似乎远未到达拐点。

  来自浙江、福建等地的阔绰买家,一度云集旬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陕南小城。而因出手一块石头一夜暴富的财富传奇,在当地亦屡见不鲜。

  3月29日晚7时,在陕西省旬阳县金世纪大酒店旁的一家烟酒店里,两名当地年轻人正和店主围坐在茶海边。年轻人想以2.58万元的价格,买下眼前三块像淋洒了鲜血的石头。但店主坚持认为这些石头价值2.6万元。此时,一名刚从北京赶来的年过六旬的妇人走进店门,蹲在店内的水盆旁,从里取出几个石头,翻来覆去地仔细查看。这些天来,这家烟酒店店主蒋先生心情不错。每天,他都要接待不少前来“审石”的当地和外地买家。在过去几年里,旬阳县城内围绕天池路等街道,形成一个鸡血石交易中心。

  自2011年5月起,几乎毫无征兆,这个宁静的陕南小城,制造了一场鸡血石风暴:在不足一年时间,旬阳鸡血石价格猛涨8倍以上。尽管如此,这些疯狂的石头的价格依然看涨,似乎远未到达拐点。

  这个当地人眼中的 “红石头”,就是近年来国内投资、收藏界的新宠,在拍卖市场上屡屡创出天价的鸡血石,激起了投资者、藏家和旬阳人从未有过的欲望。

  与小河镇相距26公里盘山公路路程的,是公馆乡,一个四面环山沐浴在温煦的阳光下的乡镇。不远处的山脚下,废弃的矿石形成一个巨大的斜坡,四周分布着五六处汞锑矿矿洞。这些矿洞由私人承包,开采方式是炮采,目前大多已停工。

  2011年10月的一天,“44号洞”的承包合同已近期满。 “轰”地一声炮响,工人们炸开一个直径八九米的矿柱,准备停工歇业。后来,当班钻工郭振强回忆,矿柱里现出一层厚度达1.4米白色质地的含血石层,其间夹杂着一层厚20厘米、长宽约3米的“像红纸一样的石头”。 “我打钻20年,没看见过有这么纯这么红的石头。”郭振强说,这块纯红石被炸成碎石和碎渣,自己捡了一小块,后来送人了,“这个肯定值钱,但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值多少钱”。

  这是鸡血石中难得一见、价值连城的极品,名为“大红袍”;其外层部分据称是中国国石专家、高级工艺美术师林加俊命名的“鸡血玉”,属旬阳独有品种。专家估计,若这个“大红袍”能完整地采出,其价值至少也有上百亿元。

  像郭振强一样,当班的20多名工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能有这么好的财运。 “大红袍”发现当天,消息尚未走漏。洞内的采矿工人各显神通,以各种途径将这些珍贵的石头从矿洞里往外带,有的探到其它洞口偷运,有的给管事的一些钱夹带出来。 “真正好的东西,一开始就在工人手里”。

  矿石运出后,在人工选矿时,工人们看到了矿石中的一些“宝贝”。于是,第二天消息才传开了。后来,这一矿脉用了四天才挖尽。据称,当时生产矿长、安全员、绞车司机、钻工、铲工等一条线配合,等矿主湖南人何先生闻讯而来时,“宝贝”已被捡拾殆尽。

  后来,公开的交易开始在周围兴起,矿上的工作人员和周边的一些村民坐地销售这批珍贵的石头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当初按每斤1000元左右交易,但价格每天都在蹿升。接下来的疯狂的景象是,来自浙江、福建等地的人奔涌而来。 “当时光是几十万、上百万元的豪车就有近百辆,镇上的街道都停不下了。 ”一位当地政府官员说。

  一位目击者目睹的几次交易是:一块10斤重的鸡血石卖了30万元。还有一块几十克重的石头卖了1万元。有块石头有人出价5万元,持有者没卖,后来被别人15万元买走。“一个农民手中的一块11斤重的鸡血石,卖了16万元,还是熟人价。 ”他说。

  一时间,旬阳人言必谈及鸡血石。公馆乡周围,处于亢奋、疯狂中,白天昼夜,到处涌动着交易的场景。一些人转手可得到几十万元,是那些穷工友们一辈子也攒不到的金钱;有的外地商人最少的都买了几十万元的鸡血石,回去倒手一卖,或者对原石进行加工,能卖几百万元。

  这让当地人如梦初醒,于是不少当地人也加入了收购的行列。本地一些大老板也花巨资购买了鸡血石。

  尽管鸡血石是旬阳的珍稀矿产资源,但当地人并不认识这种珍贵的石头。 2000年时,鸡血石在当地无人问津,被弃于路边,有些矿区的村民甚至用它垒猪圈、羊舍。 2011年上半年前,它开始被制成雕件、印章,在小范围内被人作为礼品使用。

  按地质专家的解释,鸡血石就是含有硫化汞的红色石头,是汞锑矿伴生物。在自然地质作用下,岩石被硫化汞矿液浸润矿化,色似鸡血,鲜活灵动,故名鸡血石,是中国独有的珍贵宝石,形成于约1亿年前的晚侏罗纪火山喷出岩中。自发现、开采至今已历时3000多年,一直是印石和摆件材料中最具观赏价值者,历来为文人雅士达官显贵们所追捧。

  1960年代,陕西省地矿局地质勘探专家在旬阳境内发现2000余座古人采矿留下的古汞矿洞,从其出土的器物分析,最早的古汞矿洞大致属于秦汉时期。

  秦始皇陵考古专家段清波认为,从资源储量、开采年代和地理位置等方面考察,秦始皇陵墓中的大量水银有可能就来自旬阳。

  目前,旬阳已累计探明汞储量达1.47多万吨,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汞矿区,其汞产品占全国销量的七成,被誉为“中国汞都”。

  旬阳县公馆、洛驾、北沟、青铜沟一带,古人统称青铜沟,是出产鸡血石及朱砂、宝砂石的矿区。闻知北京故宫里所用最好的朱砂产自旬阳青铜沟,2004年,中国国石专家、高级工艺美术师林加俊前往旬阳进行考察,这才发现了旬阳鸡血石。

  当地人说,林并非是发现旬阳鸡血石的第一人。早在2000年,旬阳的鸡血石就招来一些浙江、福建等地客商的采购。昌化鸡血石资源已经枯竭,他们找到了新资源。最早驻扎在公馆的是一个人称老麻的浙江老翁,专做原石生意。人们注意到,老麻和其他外地客人一样,他们最中意的是那种白色底子、透着纹路的活血状原石。后来,人们慢慢探听到老麻的秘密:这种鸡血石色质与昌化鸡血石无异,绝大部分旬阳鸡血石被冒充昌化、巴林鸡血石进入市场。

  现年52岁的袁和耐,是旬阳最早“挖疙瘩”(指雕刻鸡血石)的人。 2005年,在县城做根雕的袁开始涉足鸡血石雕刻,现在他是当地公认的具有创意和设计能力的师傅。在袁的记忆中,外地人来旬阳买鸡血石,最初仅几块钱一斤;10年前,涨到几十块钱一斤,“当时都是‘扒堆’卖,一堆才卖几百块钱”。

  汉江与旬河渐次交汇,阴阳回旋,地处秦巴深山的旬阳县城被称为 “天然太极城”。裹挟着利益之争的鸡血石亦如跌入一个巨大的“太极阵”中,有了普通人看不透的东西。大部分鸡血石在井下就被矿工藏匿,交易在一个固定的小范围内进行。做原石生意的,在矿井都有一条线的人马,并逐渐控制着自己的鸡血石产区。

  当地经营鸡血石的店家,最大的瓶颈就是自己不会加工,但请外地人加工的雕件又都很粗糙。 3年前,郑守国以每人每月工资一万元的高薪,从河南请来两位匠人,试工10个月就辞退了,因为,“好的毛料最后让他们做成了次货”。而石雕大师们对充斥于当地坊间的那些“没有雕好的次货”而深感惋惜。

  目前,中国鸡血石三大产地分别为陕西旬阳、内蒙古巴林、贵州寿山。而据业内人士估算,旬阳每年产出鸡血石原矿石不到20吨。全世界七成的鸡血石,就产于这片面积50平方公里的区域,目前的开采年限只有10年左右。旬阳成了世界的鸡血石集散中心。很多外地鸡血石经销商购买的顶级旬阳鸡血石,其价格却仅是昌化鸡血石的千分之一。

  2011年5月,旬阳政府邀请国内鸡血石鉴赏专家和高级工艺美术师来考察。专家们给了旬阳鸡血石很高评价,甚至称赞一些品种比国内其他产地的都好。为了谨慎起见,当地政府要求这次座谈会一律不得对外发布消息。但是,旬阳产优质鸡血石的信息像病毒一样,很快通过社交网络四处蔓延,无法控制。江浙、福建、上海、西安等地客商纷纷前来,旬阳市场开始红火。

  闹哄哄中,有人开始偷偷炸矿。同年10月,“44号洞”的矿工,心有不甘地炸掉井下矿柱,发现了最顶级的鸡血石,旬阳突然以别的地方从来不会有的方式,吸引了外界的目光,并且引起当地的骚动。这之后,央视赴旬阳采访汞矿石冶炼,并制作播放了一集介绍当地鸡血石的专题片。当地有人为此怀疑,造势活动是当地大佬们精心策划的,刻意引发人们的渴望,最终目的是将大众的渴望转为一股购买热潮。

  “一个出卖苦力者相比他的老板,反而会挣来更多的钱。这不是可笑的悖论,这个事实就发生在附近由私人开采的汞锑矿中。”公馆乡一位姓邢的知情者称,这种事的几率以后可能会更高。

  在当地,每遇矿上招工,应招者争相恐后的争夺井下工的名额,而挤破头的工种是打钻和炮工。与其他地方的同行最大的区别是,他们并不在意工资的多少,他们在意的是这些工作岗位所能带来的机遇遇到珍贵的鸡血石,或是更为稀有的宝砂石 (即鸡血晶)。满怀着成为下一个暴富传奇主角的憧憬,他们钻入矿井。

  在公馆一带,大多数坑口的矿老板只是下层的承包者,他们大多来自湖南,自己并不经营,而是发包给湖南人。

  据介绍,原来一个坑口,打四五年才交几十万元的承包费,但今年的承包费直线上升,背后推手自然离不开鸡血石的魅影,另外还有汞和锑的价格飞涨因素。

  “现在就像把一个宝贝炸开再来卖碎块。 ”袁和耐坐在自己店里,竖立一旁价值68万元的一块鸡血石夺人眼球,他说,“旬阳鸡血石的实际利用价值不及实际价值的百分之一。 ”

  旬阳鸡血石资源如何才能得到保护性的开发?当地一位官员显得很无奈,鸡血石只是在开采汞锑矿的过程中碰到了才开采的,可遇而不可求,所以现在县上还没有专门开采鸡血石的矿。而大多数的汞锑矿由私人开采,要矿工私下停止对原石的破坏性开采,采取合作态度,还不现实。

  当地的多家金融机构均表示,即使有专门开采鸡血石的矿,因属高风险行业,都不会考虑提供信贷支持。

  有鸡血石经营者认为,过去几年,一些政府主导的项目,往往违背市场规律,有着不少经验教训,正因为如此,这次是否还是认认真真地干一桩错事,值得审慎行事。